多玩梦幻诛仙
EN
多玩梦幻诛仙
证大集团-首页

《中国经营者》专访戴志康:预判二级市场、把握投资机会、深耕创业领域

 

投资喜马拉雅FM创始人,他为何坚定看好,?#20013;?#36319;进?曾经在地产界做得风生水起,缘何在2015年宣布退出地产圈?出身金融行业重振老本行,他如何研判当下投资机会?


 “跨界投资人”再出发——《中国经营者》专访证大集团创始人、董事长戴志康

《中国经营者》主持人刘晔(以下简称“刘”);特邀嘉宾:证大集团创始人、董事长戴志康(以下简称“戴”);特约评论员:复旦大学管理学院教授,复旦大学东方管理研究院院长苏勇(以下简称“苏”)。

1558929917948524.jpg



伟大的投资家都是哲学家


刘:从金融到地产到文化艺术到大健康,您在每一次跨界的过程当中,您判断的基准是什么,如何选择落地的抓手?


戴:因为?#19994;?#32844;业起步是做投资,投资都是对未来而不是对过去。过去好的东西,价格都在那儿,只有对未来的东西,大家评判弹性会非常大。你需要有本事能够对未来看好,但是当下不怎么被人重视的,那一定是便宜的,所以做投资家要永远对未来进行思考。思?#32423;?#20102;就慢慢成为一个哲学问题。?#20197;?#20154;民大学学金融,在清华五道口学的也是金融,到了上海2000年前后?#19994;?#22797;旦学了科技哲学。因为在投资界待久了,我发现伟大的投资家都是哲学家。

 

刘:那您在2015年当时彻底地放弃掉?#24247;?#20135;领域,当时您是感受到了大势中的哪些东西,让您非常坚定地做出?#33487;?#26679;一个决定?


戴:有客观和主观。客观是过去?#20197;詵康?#20135;这个行业“玩心”太重,作为企业家我要回到我能够发挥和体现自身价值的新的场景。主观上就是?#32422;?#35273;得“我不能就这样吧”,想当年也是跟现在商界那些大牌一起起步的,人家做得那么成功,?#32422;?#37027;么地“不成功”,我是不是还得折腾一点让他们想不到的东西,未来再回来。所以一定要寻找未来。

7f5fc254d4aea9950750cab5bfea0d6.jpg


大健康产业需要有科技做抓手

刘?#21512;?#22312;我看到证大的介绍中,您的布局中有金融投资、文化艺术、大健康。在这些领域当中,您现在个人时间精力用得最多的是哪一块?


戴:真正要走向一个未来产业,最?#20204;?#35013;上阵,干一件事。


刘:那您觉?#23186;?#19979;来做的,您的出路在哪里呢?


戴:实际上我?#32422;?#30340;出路,我已经在几年前想明白了,就是要做大健康产业,要做自主研发?#30446;?#25216;。这就是我三年前已经开始布局的,大健康背后要有硬的抓手:科技产品。生命科学的源泉在哪里?我认为生命科学最伟大、最?#34892;?#30340;来?#35789;?#20013;国的中?#20581;?#25152;以中国传统文化和传统医学里面蕴含着未来?#30446;?#23398;,并?#19968;?#23545;整个科技革命带来新的推动。


刘:所以现在您在古代科学智慧宝库中乐此不疲地汲取养分。


戴:学习不仅仅是我?#32422;?#23398;习,我?#19994;?#20102;在这个领域里面有成就的一批科学家。


刘:所以我发现其?#30340;?#26159;左手投资右手实业,在有一些领域您?#32422;?#23601;参与进去了,互相学习。苏院长,听到现在您对戴总现在在做什么的疑?#20107;?#24930;解答开了么?


苏:我大概明白戴总最近在忙点什么或者在思考点什么。他认为大健?#36947;?#38754;有很多科学技术的内涵,可能这也是他目前着力去做、去推动的一件事情。这个我觉得也很有新意,给我们整个国学的发展,给我们传统文化的继承开辟了新的领域。

1558929915364104.jpg


小资金撬动大市场

刘:2011年,戴总您力排众议,再次投资了连环创业者,喜马拉雅FM联合创始人余建军。2013年,喜马拉雅FM正式上线,目前喜马拉雅FM拥有4亿手机用户,在2018年完成最新一轮4.6亿美金融资后,估值超过200亿元,处于国内在线音频市场的第一梯队。在投资喜马拉雅FM的过程中,您遇到了哪些机会和挑战呢?


戴:实际上我职业生涯27年只有前9年是纯做投资,我想做一个创投家,?#32422;?#21019;业和投资合在一起做,到一定时候?#19968;?#25237;到一个集中的地方来,然后?#32422;?#32463;营发展这样一个产业。我做喜玛拉雅中心?#24247;?#20135;的时候,我就觉得我们不能落下那个时代虚拟空间、互联网、电子商务这些代表,所以我就去投了一个喜马拉雅FM。


刘:这个创业的想法源于您还是源于余建军先生?


戴:源于我,我把他找来。


刘:为什么您觉得他能做成您心中的这个虚拟空间呢?


戴:他已经创业做了好几样东西,虽然不怎么成功,但他是一个连续创业者,一个屡战屡败还继续战斗的人。而且他比我们年轻,又是科技界的人,而我只是一个有想法的?#24247;?#20135;商,所以一定要?#19994;?#36825;样一个团队,去实现我对于互联网虚拟空间的梦想。但最后他们做的不一定是我所想的,他们走了他们的路,我全力支持,不干涉他们。


苏:跟您的设想还不太一样,可以告诉我们当中的差异在哪里么?


戴:一开始我想做的是虚拟空间,类似现在AI人工智能这样的想法。


苏:过于超前了。


戴?#21644;?#21160;这个需要更大的投资,可能要熬更长的时间,感觉撑不起,所以就立刻转型,从互联网转向移动互联、手机互联,做面向用户端的产品服务。所以想到了做语音,它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就?#21069;?#38543;性。我们在做到三亿用户的时候,我们总共投资用掉5、6个亿的现金,同时代那些做视频网站的,几十亿上百亿的投资已经进去了,而我们才几个亿。这个就给我们这些资本相?#21592;冉先?#30340;人一个机会进入。投资选择也要有这样的匹配,?#19994;?#24039;劲。


刘:不敢跟大佬聊天,王健林说1个亿是一个小目标,戴总说5、6个亿是一个资本比?#20808;?#30340;状态。


戴:这5、6个亿是在7到8年里面用的,不是一年里面用的。


刘:其实它的投入是非常小的,尤其是相对那么大的用户量。


戴:对,作为一个大?#25945;ǎ?#27809;有一个?#25945;?#19981;是投资几十亿几百亿来做的。


苏:所以您还是用一个比较小的,相?#21592;?#36739;少的投资,获得了一个很好的产出。


戴:对。

17e2f1e910b6cbf6d198736d7809ae6.jpg


创业者要大气,有牺牲和包容精神

刘:我听说的故事是,在余建军先生前?#22797;?#30340;创业过程中,好像您也一直都投资了他?


戴:不是,我对他是投了两轮(喜马拉雅FM),但之前他有别的创业。


刘:那个时候是因为您找不到别的团队,只能投他了,还是?#30340;?#35273;得他身上有成功的特质和基因?


戴:也不是,我做投资不是到处分散投资,我看准了一个方向就走到底。这个人如果没有被否定,他做错了眼前的事,没关系,再做。因为本身我们要插进去做互联网,这过程中是要?#28304;?#30340;,没有什?#35789;?#24773;是一下子成功的。尤其是跨界,所以要有一点弯路,?#24066;硎源懟?#19981;要想着只要成功不要一点错误,没有这样的人生。


刘:那作为一个投资人,在选择您的这些投资标的的创始人的时候,您比较看重他们身上的哪些特质?


戴:首先创业者要大气,不要斤斤计较,虽然做企业做经营要讲究,比如细节的管理,但是?#19968;?#35273;得一个人如果能够按照最简单的方式解决事情,那么这个人可用。


苏:中国不是有句古话叫亲?#20540;?#26126;算账么,从管理学的角度您在一开始不也是要把权责利分清楚么?


戴:那也不完全,我们创业的时候我是大老板,我占股65%,他们占30%多,但后来慢慢退出。我觉得这个团队很有领导力,他们能领导这个企业,那就让他们来领导,做大股东。


刘:那除了大气之外呢,创业者还需要有什么特质?


戴:当然所有创业者还需要有牺牲精神、要有包容精神,不同的行业要求也不尽相同。

1558929916800567.jpg


投资艺术品更看重文化传播的成功

刘:还有一块,是在文化艺术领域当中,您打造的艺术?#26041;?#26131;?#25945;?#21483;做喜马拉雅艺(交艺网)。其?#21040;?#20960;年很多人也在尝试做?#25945;ǎ?#20294;几乎都是风声大雨点小,很少有人能够做出来,似乎到目前为?#22815;?#27809;有。


戴:这是一个大的难题,不是轻易能做的,尤其是它的非标准化、它的价值评估方式,所以我也不认为这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我们也是带着战战兢兢,不要花特别大的钱来乱搞,就是慢慢来。


刘?#20309;业?#24863;受是,您似乎在用一种金融的方式在做它,包括看到您做的一些指数,是不是用您金融学的背景,以一些量化的数据把这些艺术品非标的东西去表达出来?


戴:对,是的。


苏?#21512;?#22312;也有很多这种艺术?#26041;?#26131;?#25945;ǎ?#20854;实做得并不好,也没有什么交易量,鱼龙混杂。


戴:很多艺术?#26041;?#26131;?#25945;?#37117;还停留在工艺品、低价值的层面上,越跟物质?#24247;媒?#30340;就越容易评估。越是精神价值、艺术价值越高的东西越难评价。


刘:但您想做点难的?


戴:对,我想做点难的,这要求必须对金融交易?#25237;?#33402;术价值同时理解的基础上,再加上互联网的方法,才有可能把这个事情做成。


刘:它有可能成为艺术品领域中的另一个喜马拉雅FM吗?


戴:我们还在艰难的孕育过程当中,还没有真正出生成为一个?#30333;?#30007;儿”。


刘:但您对它的愿景呢?     

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戴:我对它的期待不是商业的成功,而是说文化艺术传播的成功。从商业性来说,它不是一个大产业,就是你全垄断了,这个产业也不算最大。


刘:您不?#21069;?#23427;当生意,而是当您兴趣爱好的延伸?


戴:一个兴趣爱好的发展,把过去对文化艺术的爱好和?#38750;?#26377;个交代。

1558929917159816.png


牛市里面要傻一点

刘:我们知道戴总您对二级市场非常地关注,据说去年八?#36335;?#24744;就开始呼吁可以去买入了,那对于后续发展您怎么?#21019;?#21602;?很想听听您的解读。


戴:我从资本市场的创立就开始参与了,创建资本市场是在计划经济时代,开的一个小口子。?#35789;?#22312;市场经济时代?#24066;?#28818;股也是在整个大金融市场开的一个小口,一直把它当作实验试验来看。我认为未来中国要搞科技创新,就要有人来买科技股。过去中国资本市场?#25381;心?#21147;来发展?#24615;?#36825;样的一些产业,所以很多好公司都到海外去上市了,而这次国家搞科创板,同时搞注册制改革,是真正来抓资本市场的核心,来为未来的时代营造真正的中国环?#22330;?#25152;以买股票,买别人的股票也有机会,?#32422;?#21435;做创新、做科技企业,也有机会,所以这两边我都可以抓。


刘:我们再替观众朋友提一个小问题,我们看到郭广昌先生在(2019年)绿公司年会上说了一句话,股市3000点的时候你该贪婪,股市6000点的时候你?#27599;志濉?#37027;以您在金融界的专业经验,您对顶部有没有一个预判?


戴?#21512;?#22312;根本不用想着顶,一路都可以买。


刘:买到什?#35789;?#20505;?#27599;志?#21602;?您同意郭广昌先生说的3000点该贪婪6000点?#27599;志澹?/span>


戴:这个看具体情况,因为股市都是阶段性往上走的,如果是个大牛市,它也会有阶段性。如果?#30475;?#38750;得要?#19994;?#36825;个阶段性的顶,有本事可以这么做,没本事就傻傻地等个二三年、三四年。


刘:因为大?#35780;?#20102;,这个势态不会轻易地扭转。


戴:对,大?#35780;?#20102;,最?#21543;怠?#30340;人赚大钱,太聪明的人往往不挣钱。


刘:那您觉得您是聪明的人还是……


戴:我做股票要傻一点,创业的时候聪明一点。牛市里面要傻一点,熊市里边睁三个眼睛也?#24535;澹?#20063;跑不赢。

1558929917782056.jpg


未来新兴产业有投资机会

刘:目前如果我们从产业投资角度捕捉一些战略机会,您会?#24515;?#20123;战略建议呢?


戴:因为?#20197;?#24605;?#22025;?#26469;,比如证券市场的机会一定建构在新兴产业的兴起。周期性的传统产业在今天和未来的十年八年,都会处于调整期,股票市场、资本市场要真正起来要有新的产业、新的企业。科创板目前申报?#23435;?#21313;家八十家,第一批已经开始了。未来不?#21069;?#21313;家,新?#30446;?#25216;企业应该像我们过去的上市公司有三千家五千家,未来在这新的三五千家企业里面,通过比赛,出现一批像华为那样的公?#23613;?#36825;是未来二三十年我们要期待的。这个期待就是我们今天做股票投资的人需要关注的。


刘:那从具体的板块来说,比如说现在资本市场上新能源、5G(第五代移动通信网络)、医药,特别的火,您怎么看。


戴?#21512;?#22312;股票市场上涨的第一波,什么5G概念,都是虚幻的,没有真技术的公司股票先涨起来了。第一波涨的都是马前卒,先锋,但基本上都是“烈士”,好公司应该在后面慢慢出来的,但是这些先涨起来的概念就预示着一个方向。


刘:您觉得大概要多久这个好公司会慢慢冒出来啊?


戴:就像我要做这个产业,我?#32422;?#30693;道一个周期,要拉人、拉队伍、搞实验、做研发、做成产品到商品,这过程前前后后没有七八年,怎么可能有好的东西呢?


刘:我们要投资一家好的公司,他本身要沉淀这些价值是需要时间积累的。


戴?#22909;?#38169;,真的好公司是赛出来的,所以最好的东西是大家看不懂的。看懂的事情大家都会做,一堆人干。

1558929917577727.jpg


用人要用能够做增量和创造的人

刘:您是新沪商大商学院的?#38469;Γ?#20316;为师傅,您最希望他们从您身上学到的是什么呢?


戴:学经验教训,至于说怎么学创新,我觉得创新是天生的,学不来。创新就是不安于现状的这种性格,是?#20146;永?#30340;东西,学不来。


刘:那您曾经误判的经验教训,有这样的案例可以分享么?


戴?#20309;?#21028;的主要是人不是事,对人?#21019;?#20102;,事情没有?#21019;懟?#25105;这个人经常静下心来思考各种各样的未来,所以对这个时代的节点我是能把得蛮准,倒过来弱点就是判人,判人就需要跟人多交往,喝酒、打牌、旅游,一起混。


苏:您能不能告诉我们,看人最主要是?#35789;?#20040;?比如我们经常讲德才兼备或是其他能力等等,有没有一些核心的,根本的东西?


戴:不同场景要各得其所,用人尽量要用能够帮你做增量和创造的人,最好这个人他能帮你创造十分?#32422;?#35201;一两分。最怕这个人想要十分?#32422;?#21482;创造一两分。人?#21152;?#36138;心,你可以批评他贪婪,但是他要的从哪里来,是他?#32422;?#21019;造来的还是从别人那里再分配来的是有区别的。?#34892;?#20154;很会钻营不创造,?#34892;?#20154;创造,但也要钻营。


苏:但是他可能是从增?#24247;?#20013;拿到一部分。


戴:他应得的对吧,所以不同场合用不同的人,应该这样说。


苏:今天听了戴总的一番谈话,我们看到情怀和?#38750;?#22312;戴总身上显得特别突出,但是更重要的是戴总在这个过程中有一个良性的发展,在情怀和商业之间?#19994;?#19968;个平衡,然后不?#31995;?#25512;动事业的发展。

1558929916946713.png



1558929917380160.jpg